查看: 109|回复: 0

富平山乡记忆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12-26 09:46
  • 签到天数: 14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0-1-16 09:3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山 那 边
    文/六柏堂主

    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”人生不易,一路坎坷,一路风雨,翻过这座山,淌过那条河,或许就能看到别样的风景,开辟出一片新天地。


    走出去并不意味着成功,但追求更高更远的脚步,却能拓宽一个人的视野,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
    640 (1).jpg

    我的老家在渭北旱塬,高考前去过的最大地方便是离家二十多公里的富平县城。四、五层高的百货商店,琳琅满目的商品,宽敞笔直的马路,轰鸣的火车,熙熙攘攘的人群,艳丽的服装,似乎那就是梦中的香格里拉,那就是外面的大千世界。如今,抬脚就是西安上海,北京广州,但对于几十年前的农家子弟来讲,看到的是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”的艰辛,就读的最好学府是曹村中学。贫穷会限制人的想象,不知山外青山楼外楼,不知大浪淘沙书春秋,有的只是十年磨一剑的日夜苦读。

    世界发展真快,快到昨天都湮灭在飞驰车轮的尘埃中,成为难以理解的迷雾。

    久在异乡为异客,对于故乡的思念每每化作节假日探望父母的乡愁。天长日久,竟然对于老家的风俗习惯产生了兴趣,比如说谁家老人不幸去世,就会请来阴阳先生勾坟穴,依据的口诀就是“头枕太白山,足蹬顺阳河。”太白山又叫金瓮山,有一千多米,埋葬着大唐皇帝李诵,算是属于藏龙卧虎的风水宝地。对于饱受饥饿的人们来讲,太上老君也好 ,千年古寺也罢,都化作往日没有造访的遗憾。

    没去过太白山,但并不影响我对这座大山的深情。在半圆形太白山的西侧,幽深的“山神沟”将马家坡和贾坡两个自然村生生从中间割裂开来,外婆家就位于山神沟最靠里面的山梁上,距离前面的沟口有六、七里之遥,独家独院,形成一个人迹罕至的孤岛。小时候母亲常常带着我到外婆家纺线织布,那里就成了我的“百草园”,留下了许多美好的童年记忆。

    马家坡山大沟深,平地很少,沟口的玉米稀稀落落,有气无力,但沟里面的谷子、黄豆、糜子却长势喜人,绿油油,沉甸甸一派丰收景象,对冰凉爽甜的糜子面馍记忆深刻。越往里走,全是沿着沟畔七扭八绕的羊肠小道。山坡上草木茂盛,长着大片柏树,偶然露出一两户人家,掩映在杏树、石榴、柿树、枣树等果木的枝叶中。记忆最为深刻的是一种叫做“红果”的水果,个头和柠檬差不多,红彤彤秀色可餐,咬上一口,苦涩无比,叫苦不迭;如果能在母亲“金箱满玉”的嫁妆里面躺上七七四十九天再拿出来,瞬间满屋飘香,沁人心脾,可惜在年年岁岁柿柿红的地方,到处都是柿子园,早已不见了它的倩影。

    640 (5).jpg

    傍晚,黑黝黝的大山直插天幕,银河两岸灯火通明,游人如织。微风吹过,门前的打谷场上流萤四窜,忽明忽暗的亮光似乎照亮了脚下的泥土。别的虫子会发出鸣叫,但它却能捉来满天星斗,简直太神奇了。如今,身处灯火通明的大都市,流光溢彩,车水马龙,但却没有人能告诉我天上的银河流向何方?晶莹的荧光虫藏在了哪里?


    外婆家院墙外面有一孔两丈多高的土窑洞,圈养着马坡三队的绵羊。每当日上三竿,露水下去之后,羊倌就会甩着响鞭将羊群赶到北面的山梁上去吃草,留下一条条浅浅的道路。秋高气爽之时,顺着这些小路往上走,空谷幽兰,彩蝶飞舞,野果飘香。摘一把酸枣,揪几个鱼奶奶,尝几颗野葡萄,掐几撮野韭菜,辨别着柴胡与党归,欢天喜地,开心异常。遇到山下无人之时,撬起一块青石,有时会发现下面潜伏的毒蝎,蝎子尾巴一颤一颤,气愤异常,寻找毁了它家园的仇人。惊恐消失之后推下石头放“石马”,石头滚滚而下,越滚越快,越飞越高,飞沙走石,地动山摇,感觉沟下哭声震天,气吞山河。这种刺激的游戏只有在天高皇帝远的山神沟才会上演,现在山坡全变成了果树园,树影婆娑,再也不敢玩了。



    行百里者半九十 。每当我和表弟偷偷爬上屋后的山梁,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母亲发现,只能悻悻而归。山的后面是什么?或许是青山绿水,或许是激流险滩,或许是大漠戈壁,或许是茫茫草原,看不到的世界,猜不出的画面,那正是梦升起的地方,吸引我一路探索,一路前行……


    爬上屋后的山顶,竟然成了我的一个小小愿望。
    好事多磨,在经过多次无功而返的努力之后,终于抓住一次机会,圆了一览众山小的夙愿。山间荆棘丛生,乱石嶙峋,危崖百尺,寸步难行;山后却舒展平缓,绿草如茵,风清月白。远处尚书水库波光粼粼,金阜山神龟探海,凤凰山展翅欲翔,无数村堡如片片云霞随风飘荡,形成色彩缤纷的壮丽奇观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感受着山外是山,天外是天的浩荡,产生出对大自然的赞美和敬畏。



    东漫涨村城门口画像
   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水。梦中,我仿佛又看见悬挂于漫涨村城门口的“拾金不昧”大匾,年瑾时支起的粥锅,佝偻着腰但豪情万丈的单眼全爷,谦逊的南志秀前辈,刚直的王幽老师以及母亲端出的一大碗干面。此时,白庙山上的小树正呼啦啦作响,看着东干渠水肆意流向东南方向的万顷良田,如烟而散。


    人生要跨越万水千山,哪怕站得再高,走得再远,只不过画了一个美丽的圆,仍将回归平静的港湾。

    作者简介:任新利,曹村镇东漫涨村人。

    640.jpg
    640 (2).jpg
    640 (3).jpg
    640 (4).jpg
    640 (6).jpg
    640 (7).jpg
    640 (7).jpg
    640 (8).jpg
    640 (9).jpg
    640 (10).jpg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新闻聚焦
    全球热点
    国际新闻
    陕西新闻
    富平新闻
    魅力富平
    频阳杂谈
    时尚娱乐
    民生在线
    富平特产
    富平文化
    富平名人
    富平民俗
    富平书画
    富平摄影
    人在他乡
    富平美食
    奇闻轶事
    富平公益
    会员风采
    团队风采
    在线沟通
    服务QQ:1276727197
    服务时间:8:00-18:00

    Powered by 富平人 X3.4© 2006-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. Designed by www.fupingren.com

    GMT+8, 2020-6-6 13:07 , Processed in 0.296875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